雨林之美(随笔)

发布时间:2024-05-24 15:57:17 来源: sp20240524

  “嘘——”

  长臂猿一声长啸,像是唤醒热带雨林的哨音,又像是向同伴道了一声早安。

  穿过密林,登上山顶,我累得满头大汗。陪我来的本地友人指着叠翠的群山对我说,这就是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,是长臂猿栖息的乐园,是中国热带动植物宝库,也是海南的旅游打卡地。

  我第一次涉足热带雨林,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。伫立山巅,极目四望,群山起伏,林海苍茫,云飞水转,猿啸鸟鸣,真是美不胜收!

  热带雨林,号称“地球之肺”。海南岛,位于北回归线以南,是中国最大的热带海岛。此刻,我脚下的霸王岭,是海南热带雨林景观的集中地,堪称极具科学价值和观赏价值的热带雨林“博物馆”。长臂猿只是这个“博物馆”里的宝贝之一,密林里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奇妙景致。

  我跟随友人的脚步,走下山巅,钻入雨林。瞬间,绿色遮天蔽日。这里怪石嶙峋,山路崎岖,树高林密,藤蔓交错,强烈的阳光被浓密的树林挡住了,和煦的晨风被清新而略带腐殖质味道的特有气息取代了。千百年落叶铺就的山野地面,踩上去湿乎乎、软绵绵,犹如走在吸了水的加厚地毯上。这里气候温热,夏无酷暑,冬无严寒。江河岸边椰风吹拂,蕉林遍野,满目葱茏。同一时间,北方地区早已是寒风刺骨,而我现在还穿着薄衣短衫,映入眼帘的是无边的苍翠。

  我对沿路的名木古树一无所知,而友人却如数家珍。他远远地指着一棵巨树问我:“你见过这种树吗?”我摇头。他又说:“你猜猜它的年龄。”我凝神打量这棵巨树,它高大挺拔,枝繁叶茂,直插云天,三四个人方可合抱。我猜道:“树龄在两百年左右?”友人笑道:“这棵树被我们封为‘树王’,如今已两千多岁了。”

  我走近一看,树的周围缠满了藤藤蔓蔓,仿佛是古树凸起的青筋和血管,藤蔓上还附生着不少苔藓和攀援植物。树上吊有一块树牌,上面写着:“陆均松。濒危植物。”因年岁太长,古树主干已空心,只剩下三分之二的树干和树皮,空心处积满了多年掉落的树叶,且已腐烂成泥,泥中竟长有一棵棵小松和我叫不出名的花卉,仿佛是古树体内又生出小小的盆景。再往上看,更是神奇,竟长有一支小伞状的红褐色灵芝,十分诱人,这无疑是林中珍品,弥足珍贵。朝下看,树周围遍地都是状若三角板的“板根”。我站立板根中间,见其高可齐肩,平如墙壁,用手敲之,砰然有声。这是根吗?明明就像一张张扎实的桌面、床板。但它的确是根,是这棵“树王”历经两千多年风雨挺拔不倒的立身之本。

  山路两侧长满了参天古木和奇花异草,让人赏心悦目。我一边赏景,一边向友人请教这些草木的名称,并赶紧记在本子里。这些巨木不像公园或人工林那样,分门别类,排列有序,并挂着树牌。这里的巨木之所以称为“原始”,就在于它随机而生,随性而长,未经人类任何的设计和排布,也没有任何的规律和章法。而这没有任何的规律和章法,恰恰就是原始森林的规律和章法,充分体现了霸王岭天地造化、大美无形的自然之美。友人凭着极好的记性,逐一给我介绍,让我好懂易记:这是按克计价的海南黄花梨;这是海南山胡椒、坡垒、岭南青冈;这是海南山龙眼、红花天料木、荔枝叶红豆……

  茫茫林海中,无处不泛绿,无时不飞花。霸王岭古树遮天,藤萝蔽日,空气潮湿,地面松软,腐殖质丰富,十分适宜兰花的生长。据调查,在古树之上和山涧林下,只要有腐殖质土壤的地方,就生长有亭亭玉立的兰花。现在雨林中生长着大叶寄树兰、墨兰、玉凤兰等一百多种兰花,四季飘香,沁人心脾。

  随着海拔的步步降低,我们信步到了一个叫东四分水岭的山窝窝。这里是霸王岭的“园中园”,也是这片热带雨林的最深处,林中最奇妙独特的景观齐聚于此。什么老茎生花、独木成林、滴水叶尖、树抱石、石抱树等一般人见所未见、闻所未闻的植物奇观,都可以在此一览无遗。

  跨过一条小径,抬头便是“空中花园”。空中怎么建花园?疑惑间,友人解释道:“这是附生和攀援植物共同攀附在高大的乔木上,形成的空间植物丛。”我昂首细瞧,原来这处头顶“花园”是由榼藤、海南藤芋等多种攀援植物构成。它们攀援缠绕在几株高大的岭南青冈树的树梢上,互相“牵手”,相互交织,在空中生长、空中开花,形成了一个红、黄、白交杂斑驳的大花盘。海南藤芋还垂下几十根麻绳状的索条,托着这盘五颜六色的鲜花……此刻,雨林不只在地上,也在天上。雨林之美,堪称通天彻地,真是蔚为奇观!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4年01月29日 20 版)

(责编:赵欣悦、袁勃)